电烤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烤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傻缺节度使李全忠坏弟媳名声还夺恩人军权

发布时间:2021-01-07 12:49:29 阅读: 来源:电烤箱厂家

傻缺节度使李全忠:坏弟媳名声还夺恩人军权

傻缺节度使:坏弟媳名声,夺恩人军权

晚唐节度使多如牛毛,“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只要是够胆,手上有几个兵,就敢大摇大摆地称王称霸,李全忠就是其中一个。李全忠原本是卢龙节度使李可举手下一个属官,野心很大。经过多年经营,公元885年,他成功地夺了李可举的权,成为新一任卢龙节度使。不过,李全忠第二年就挂了,按照父业子承的惯例,他的节度使之位传给了大儿子李匡威,小儿子嘛,干看着。

李匡威年轻,自然是希望在乱世里挣得一份家业,虽然说卢龙节度使也不错,但是周边军阀林立,哪里能一家独大呢?本着一统天下的理想,李匡威决定先借助他人力量,然后再登上巅峰。

公元890年,李克用攻打云州吐谷浑赫连铎,李匡威出兵相助;

公元891年,李克用进攻成德节度使王镕,李匡威出兵相助;

李克用是沙陀族的好汉,早年随父出征,经常冲锋陷阵,被人称为“飞虎子”。他镇压过庞勋起义,黄巢起义,军功累累,战斗经验极其丰富。本年,他被朝廷起复,封为晋王,镇守的地方即为河东地区,总部设在如今的太原,担任河东节度使。

相对于老成持重的李克用,王镕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他本年18岁,能做到这节度使之位,完全是因为父亲的关系,面对李克用的精兵来袭,王镕只有等死的份。而李匡威选择了帮他,可不是李匡威仁心大发,其实主要是王镕没了,李克用下一个打的就是他了。

作为保障,他安排自己的弟弟留守。

李匡威带了几万精兵,此番前去,一定得打出威风,要不然,以后卢龙军团就没立足之地了。而盟友王镕兵团,则是本着破釜沉舟的决心与李克用一战的,自然,战争虽然惨烈,却最终取得了胜利。第二年,李匡威得胜还乡。只是,让他意外的是,打赢了李克用,下一个敌人竟然是自己那没用的弟弟。聪明人都往往无视他人存在,在他眼中,他的弟弟并没有什么才能,不要说以后当皇帝,就是连小小的卢龙节度使,他也做不好。所以,当他看上了他的弟媳,李匡筹那美丽的老婆时,他就干脆地很。

大军出发前,搞了个欢送酒会。在酒会上,他那美丽的弟媳自然要出场祝酒。李匡威一直认为,女人,不过就是衣服,身为节度使,那还不是要什么样的就有什么样的?这个女人虽是自己弟弟的正妻,但也和自己的差不多了。都说酒壮人胆,何况李匡威根本就不怕,这会儿酒醉迷离,他毫不客气地就把弟媳给那啥了。

他是心满意足,带着大军开拔,去当他的救世主。但留守老巢的弟弟李匡筹却恨得不得了。李匡筹的女人不少,可是帽子这么绿,怎么忍得下去?

于是,李匡威抢了弟弟的女人,弟弟李匡筹就夺了他的权力。李匡威原本以为,不过是一个女人,自家兄弟,绝对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可当他得胜后回幽州的路上,却听闻弟弟已经叛变,并且派大兵讨伐他时,他有点意外,但并不害怕。当大部分士兵投靠李匡筹,而只有小部分亲信跟着他时,他的心哇凉哇凉了——他不但没有老巢了,他成了光杆司令了!

前去幽州无路,河东也无法前去,他手上也没几个人,转而就想回到长安陛下的怀抱去。可惜他金头王的名声太坏,长安百姓一听他要回京,全都躲山里去了。皇帝老儿自然也不敢同意,要是他真的是图谋社稷,那不玩完了吗?

李匡威在深州,强敌环伺,他走投无路了。这个时候还是王镕比较厚道。他很感激他的相救,也同情他被夺位,把他请入成德镇州,为他修建府第,还尊他为义父。

王镕年少体弱,为人善良,李匡威如果是个会自我反省的,就应该好好做人,趁着这机会东山再起。只是李匡威怎么可能会从头再起呢?对于他来说,眼前的王镕不过是刚成年的小孩,根本不懂军事,把他的军权夺过来不就一下子发达了吗?他准备劫持王镕,夺取镇州军权,继续未完成的梦。只可惜王镕虽身子弱,脑子却不笨,最终巧妙地破了李匡威的计……李匡威自然也被镇州人马给杀了。

夺妻仇人李匡威死了,李匡筹不应该高兴吗?有点奇怪的是,李匡筹听得哥哥已死,上表请求朝廷出兵讨伐王镕。结果朝廷不许。既然朝廷不允许,那就暂时放一放,有机会再说。李匡筹就是这么做的。李匡筹得小心,做好卢龙节度使。

只是,乱世为王,不是小心就可以做好的。他从哥哥手里夺来了权力,可是他一无战功,二无权谋,最终惨败,应了他哥哥当初说的话:“老哥失掉,老弟得到,仍然没有离开家门,有什么怨恨?!只可惜他没有才干,无力守住幽州,能维持两年,就算不错了。”

李匡筹手下的将领刘仁恭被派往蔚州戍守,说好了不久就可以回幽州。可是不知道是忘了,还是不想,总之轮换时间到了,刘仁恭也没能得到返回的命令。刘手下的兵士都是幽州人,看李匡筹的反应也知道靠嘴说没用,于是举起了反旗。李匡筹立即大兵镇压,只是刘仁恭的人马虽落败,但主要将令却投靠了李克用。后来,李克用也在刘仁恭的多次吹风下,攻打李匡筹,但都一一败回。

也许是打了几场小胜仗,让李匡筹信心满满,也许是外界盛传他们兄弟不合,他又得打着为兄长报仇的旗号,不断地进攻成德,把成德打废了后,又去打河东,这下子,终于为他引来了大火。

公元894年11月,李克用大举进攻李匡筹。在惹毛了的李克用面前,李匡筹自然是不堪一击的。新州沦陷,妫州沧陷……李匡筹大败,逃往沧州。可惜屋漏遭连夜雨,义昌节度使卢彦威看中了他的辎重和众多姬妾,于是,半路截胡。李匡筹被杀,那些貌美的小老婆们就全都沦为敌手,至于部下,也都被他人吞并。

当初,李全忠还做着棣州司马的时候,他的卧室里长了一棵芦草,一尺长,三个节,深爱鬼谷子学问的老李向高人请教,得知,芦草三节,代表官位传三人。芦草这东西,如果长在有水的沼泽一带,那是极其祥瑞,只是长在房子里,就不太妙了。果然,李家担任卢龙节度使,三任终结。或许苍天也真有及早提醒?或许也只是巧合。其实依李匡威兄弟的性格,迟早是会输的。

李匡威对弟弟能当两年的判断,那是诸葛在世。只是他再正确,也无法掩盖他傻缺的事实:判断自己却错得没边:他坏弟媳声名,却认为弟弟不会叛变,他认为王镕身体不好,就要夺他军权。他凭什么这么自信?自作聪明罢了。就算没有女人,他弟弟也不一定就会死心塌地,再者如王镕,人家好心收留与送军权,那是两码事,怎么能混为一谈?

广西疱疹医院

辽宁阳痿医院

贵阳耳鼻喉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