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烤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烤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病友传奇奇迹再现[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53:15 阅读: 来源:电烤箱厂家

出院之后,我休息了两天来到以前学校,在办公室我看见以前的班主任在批改学生试卷,我走了过去,低声说道:“蒋老师你好,我是王宇!”

蒋老师抬头看了我一眼,露出一丝惊奇和担忧的神色,他说了句:“王宇,你的病好了?”

“蒋老师,我想继续来读书!”

“王宇,本来义务教育阶段我不好说什么,你情况特殊,你出问题之后,许多学生都不敢上晚自习了,大家在传言学校出了‘鬼’——这是乡下,人们很迷信的!不少学生要求退学,为了平息风波,校长同意把校门的朝向都改了!”蒋老师认真地说道。

“对不起,没想到连累了学校!”我惭愧地说道。

“文教局来人了,他们批评了校长一顿,把校长调走了,他们还是不敢下令把校门恢复成原来样子——我被叫去解释了好几次,多亏班上其他几个学生争气,他们考上了资州高中,要不,说不定我被安排去教小学了!”

“对不起,没想到连累老师您!”

“要不,你到附近乡镇去读?”蒋老师说道。

“我在这里倒下就要从这里站起来!给学校造成了名誉损失,我必须把学校名誉挽回回来——蒋老师,要不我先做几套考试试题,这比较有说服力!”我说道。

“你的情况我还是清楚的——对不起,我帮不了你!”蒋老师苦笑了一下。

“您担心我会连累大家,要彻底改变形象,其实也非常简单——”我说完转身来到办公室另一角落!

一个老师正在练习书法,他对着自己的书法不停点头!我走了过去称赞道:“曾老师,你书法真厉害,刚劲有力——特别这个‘空’字写得太传神了!”我举起手指在空中模仿他字迹写了一个“空”字!

听着我称赞,曾老师得意的笑了,他说道:“你也懂书法?”

“学生练过几年书法,学过二十几个书法家的字迹——”我说道。

“什么,练过二十几个书法家字迹?”曾老师瞪大眼望着我这个大言不惭的家伙!

“要不,让学生来献丑——”

“好,我要看那究竟有多厉害!”曾老师把他写的字拿开了,留下一个位置给我!我铺好纸张,用毛笔蘸了蘸墨汁,写下了“兰亭序”三个字,神采飘逸写下了整首兰亭序——

曾老师惊诧不停地点头称赞,他连声叫好几声“好、好——”

蒋老师走了过了,他望着我问了声:“王宇,你什么时候学的书法?”

“不好意思,以前没有告诉您?”

我写下提款,说了句:“要是有个印章盖上就完美了!”

“是啊,搞书法艺术的没有印章怎么行!”曾老师笑道。

我抬头四处观望,发现了旁边办公桌上有瓶红色墨水,我拿了过来,用另一支毛笔用红色墨水用篆体写下“江湖小生王宇。”

曾老师顿时哈哈大笑——

“不错,你这江湖小生果然厉害,王羲之的笔迹都模仿像模像样,是个人才!”曾老师赞叹道。

“学生还练习过文征明的狂草——”我说完提起毛笔,在纸上写下“龙飞凤舞”四个狂草字迹!

曾老师大声叫道:“好,太绝了!”

他高声叫好,引来好几个老师,几个老师围了过来——我说了声:“学生告辞了!”说完我急匆匆离开了办公室!

曾老师对着我喊了几声:“王宇,你站住!”

我来到操场边,走廊树荫下两个老师正在下象棋,。这时徐老师正焦躁不安的叹着气,另一个老师真得意洋洋地点着头!

我说道:“徐老师,你马上就要赢了——”

徐老师听了发怒地望着我,他显然是认为我在讥讽挖苦他!

“本来这位老师就要输了!”我冒了句!

“你厉害,你来——”徐老师说道,他站了起来,显然他趁机逃离了战场!

我提起“车”直接就把自己的“撇脚马”吃了!

“你到底懂不懂象棋规矩——”徐老师喊道。

“难道象棋规定了不能吃自己的棋子?这是围棋‘珍笼’棋局的下法!”我大声说道,局势发生了彻底改变,这车可就直觉威胁到了他“帅”!

对面的老师惊出了一身冷汗,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还有“自残”的下法,顿时章法打乱,这一招他招架不住了!

曾老师急匆匆走了过来,他看着一脸惊慌的那个老师,说了句:“王宇,你跑到欧阳校长这里来捣乱了!”

蒋老师远远看见了我,他不停点头!

“对了我想起来了,你就是去年出问题的王宇——”曾老师说道。

蒋老师走了过来,他说道:“校长,王宇他想回到学校来继续读书——”

欧阳校长望了望那扇已经移到侧面的大门,说了句:“王宇,你千万不要再出问题了,要不我这校长也会下课的!哈哈哈,这小子吃掉自己棋子把我赢了,真是太有意思了!”

得到校长的许可,蒋老师点了点头,他说道:“王宇,你明天带着户口本来上课吧!再不下手,你这书法大师就要被别人弄走了——”

蒋老师望着曾老师哈哈大笑!

曾老师叹了口气,没有挖到这样的学生,他有些失望!

“多谢校长,多谢蒋老师,多谢曾老师——我王宇一定会认真学习!”我感激道,接着我说了句:“曾老师,我想找你要一张纸写一封信!”

“没问题,不就是一张纸嘛!走,写信去——”显然他想再次欣赏我的书法!

来到曾老师办公桌,我在一张纸上写下了一首诗“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我故意说了句:“这是模仿唐伯虎的字迹啊——”

曾老师本来不想看,他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他笑了笑没说什么!我接着在纸上画了几笔,桃花树下一个女子的背影若隐若现!

我在心里笑道:尊敬的曾老师,如果你知道这首诗是写给你女儿曾小玲的时候估计你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我对曾老师说道:“曾老师,这两幅字就送给您了——”

“这样吧,我找人帮你刻一个印章,算我们交换怎么样?”

“多谢曾老师——我和曾小玲已经是九年的同学了!”

曾老师半天没有反应过来,他根本不知道我说这句话的含义!

离开办公室我来到楼下的,一间房间里传来悠扬的钢琴声——这是学校的音乐室,学校音乐老师是曾老师的儿子、曾小玲的哥哥!

我轻轻敲了敲门,小曾老师开门出来了,我说道:“曾老师,你弹的钢琴真好听,学生曾练过几年钢琴!”

“那你来弹奏一首!”小曾老师说道。

我也就不客气了,坐下之后我激情洋溢地弹奏了一首《黄河大合唱》,小曾老师听得傻了眼——

弹完之后,我说了句:“打扰了了,告辞!”

小曾老师惊异地赞叹道:“你真不错,的确有天赋,你叫什么名字?哪个班上的——”

“我叫王宇!”

谁知我一出门又遇见了蒋老师,他笑道:“咦,你又跑到小曾老师这里来显摆了!”

“听着小曾老师弹琴,不好意思,没有忍住!”

“王宇啊,你现在真的出名了啊!不得不让所有人对你刮目相看了啊!”蒋老师笑道。

第二天我背着书包来到学校,蒋老师把我带到他的毕业班上,学生们正在早读!

蒋老师指着后面的一个位置说道:“王宇,你过去和陈建坐一起吧!”

我走了过去,对陈建招呼道:“陈建同学,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

陈建望了我一眼,点了点头,一脸惊异!

蒋老师出去了,陈建招呼道:“王宇,你小子又来了!”

“陈建同学,你怎么和我一样,难道真的想把——教室坐穿啊!”

我一句引起大家的哄堂大笑!

“王宇,你小子把好多人害惨了,连校门都改了——”

“不好意思!上次练功没有把持住,结果有些走火入魔,这次我遇到了高人,高人已经打通了我的任督二脉,我已经成了武林高手了哦!”

又把大家逗乐了!

“上次你出问题,是我和徐东把你弄到医院去的,怎么样我兄弟对得起你嘛!”陈建说道。

“多好的兄弟!陈建兄,你今后的作业我王宇包了!”

“你成绩比我好不了多少——”陈建嘲笑道。

“的确不怎么样,今后你每次考倒数第二,倒数第一肯定就留给小弟我了噻!”

四周的人都雷倒了!

初三的时候,所有时间都是复习考试,因为三年课程早在两年内就上完了!面对铺天盖地的复习考试,压力自然很大,所以我上次出问题也是有客观原因的!

下午的时候,进行了一场英语测试——考就考吧!第二天进行了数学测试,当然也只有考就考吧!

过了两天,数学张老师拿着试卷来到教室,他不停地盯着我看,然后说道:“这次数学测试产生了一个奇迹,有个同学居然是满分!”

平时成绩第一的文俊露出了喜悦的神情,按照经验除了自己还会有谁!

“这份试卷全校数学老师都看了几遍,没有任何问题,我们只有打满分了——这份试卷是去年数学升学试题,资州市最高是九十五分,全省最高就是九十八分!现在我班却得了满分,当然我们也非常高兴,恭喜王宇同学!”

大家都“啊——”地惊叫了一下!

文俊同学更是不可思议地回头望着我!

张老师让前排学生分发试卷,第一份就是我的,这同学把试卷递给我,上面用红笔批写的“100”,我激动地笑了!

四周同学都围过来看我的试卷——

文俊拿着自己的试卷,上面批写的是“91”,当然他不是闲自己的不够高,而是他不相信会有人超过他,而且是满分!他走了过来,对我说道:“王宇,我看一下你的试卷!”

我把试卷递给他,说道:“随便看!”

文俊仔细把我的试卷看了几遍,低着头离开了!

张老师开始讲解数学试题,后来他把我叫上讲台要我讲解习题如何解答——显然他有些怀疑我是不是弄虚作假!

我就不客气了——现在我书法水平大增,用优雅行楷写下了命题,模仿老师解题习惯,向同学问询道:“同学们,根据这三个已知条件,我们会想到什么呢?要达到最后的条件证明我们应该达到什么条件呢?做习题要从已知条件往下推,另一方面要从所结果往上推,只要找到相互的连贯性,是不是就达到证明目的!”

张老师在一旁点了点头!

这道题就是文俊没有答出的习题,听着我的分析,他也点了点头!

下午的时候,英语试题也出来了,我以98分同样超过文俊的93分,或许他已经有了些思想准备,没有再来查看试卷!

过了几天我的化学考试是满分,语文考试96分,物理考试满分,连续的奇迹让整个学校沸腾了,这些试题都是反复使用的,可是其他附近学校就没有出现过满分!

顿时我名气在这小小乡镇迅速传播,无数人在传言“以前的一个神经病,现在居然成了天才”!

过了几周一个周末,我突然发现办公室走廊上出现了一个绯红色的身影,我的心怦怦直跳,哎呀,曾小玲回来了,我又惊又喜!

在上午第二节课课间,周小玲来到教室门口,她正和以前同学刘云说着话,我上完厕所回来,看见了她们的身影,低着头走了过去!

刘云低声喊道:“喂,喂——那个你看是哪个来了?”

我望了眼小玲,装作无所谓神色说道:“原来是曾小玲同学,一年不见没想到你又长——”

我顿了一下,“你又长高了!”

刘云立刻笑了,她说了句:“切,你以为自己长得够高吗!”

“不好意思,比你高零点零零一公分而已!”

“你这家伙一点也不客气!”刘云讥讽道。

教室里面陈建看见我在和女同学说话,他立刻就“哦——”地笑了起来!

我大声说道:“你们再瞎起哄,当心地理不及格!”

曾老师也在给我们上地理课——陈建大声说道:“我不怕,地理是豆芽学科及不及格无所谓!”

大家又大笑了起来!

上午放学之后,我们背着扁背篼准备回家——这是乡下初中住校生的标准“装备”,每周用扁背篼背一些米和菜到学校!

我走出校门的时候,远远看见了那个绯红色的身影——我心里又是一阵激动!

我快步走了过去,曾小玲望了我几眼之后,没有走过来,对着我向旁边的小山坡递了递眼神!

这是大路来来往往的人很多,也怕别人说闲话!

这时候曾老师和小曾老师也走出了学校大门,他们一眼就看到了曾小玲!

我说了句:“曾老师出来了,他肯定看到你了,怎么办——”

曾小玲的脸马上红了起来,这时候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过了片刻,曾老师走到我身边,我大声喊了声:“曾老师您回家哇!”

“王宇,你家伙不老实,还唐伯虎的字迹——不过你送给我的书法,我已经裱装起来了,多谢了哦!”

“不客气!”

小曾老师对小玲说了句:“小玲,早点回来!”

曾小玲点了点头!

曾老师叹了口气疾步离开了!

来到长满油菜花的山坡上,黄昏的阳光正洒满大地!

我和小玲在一个土梗上坐了下来,本来我还想说些什么,结果什么也没有说!

我拿出竹笛开始了吹奏,曾小玲拿出那张我寄给她的字画,她说了句:“没想到你的还有这种书法水平!”

我没有回答,低声说了:“感谢你到我家去看我,哎,上次你到锦都四医院来看我,我当时稀里糊涂根本不记得——”

突然曾小玲流泪哭泣了起来!

我安慰道:“不要担心,现在我可是学校出名人物!”

我坐在旁边轻轻吹奏着竹笛,笛声在山间田野里蔓延传播!

“为什么你的差异这么大呢,你以前写的字也就一般般嘛,还有你居然会弹钢琴,我估计你家里不会有钢琴吧,这究竟是为什么呢?”小玲问道。

“当然是神灵保佑噻,哈哈哈,我王宇终于走运了!”

接下来我每科成绩都超过文俊很多。

一天,欧阳校长在教室外对我说:“王宇,我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但是你必须陪我下一场象棋!”

“可是——可是我怕——”

“什么你怕输?”欧阳校长笑道。

“我是怕我会赢!”我说道。

“没想到你还真搞笑——不会吧,我可是下了几十年象棋的!”

来到校长办公室,我立刻自杀般地吃掉了自己“车”“马”“炮”,一旁的蒋老师就笑了,这不明摆着是让校长嘛!

欧阳校长说道:“你真没把我放在眼里!”

经过一番厮杀,校长果然落败了,我可是背了几百副象棋棋谱的!

校长叹着气说道:“果然厉害——王宇,现在市上领导已经开始关注你了,还要我带着你考试试卷到市里去说明一下,王宇,你近期表现我们是清楚的,可是你以前经历我怎么解释——”

“校长,该怎么说呢,凭我现在能力可以直接上清华、北大了,但是我必须要把我给学校造成损失补救回来!”

“什么你的水平可是直接上清华、北大——”校长瞪大眼望着我。

“这是实话,信不信由你们!”

欧阳校长和蒋老师就傻呆了!

基于这句话,欧阳校长也不知道该如何向市里领导汇报了!

或许他们觉得过于曝光不太好,于是不停拖延着!

到了毕业考试的时候,我超过文俊三十几分,已经是全市、乃至全省最高——现在欧阳校长真的就麻烦了!

资州市教委领导在成绩公布第二天来到了我们学校,要知道能打破全省记录的全市从来没有过的——

教委领导带着一群人员到处打听我的情况,把我从教室里面叫了出来,说了些恭喜的话,我知道这明显是怀疑!

“王宇同学,我们看了你考试成绩,还有你在学校黑板报的书法,的确非同一般,可是就这普通初中怎么可能超过其他重点中学,他们教学质量要比这里好许多倍呀!”教育局长问道。

“我的确不想说什么,一切以实力说话!”

“基于你的变化,我们想请市里医生给你作全面检查——”局长说道。

“什么意思?难道你们以为我是做实验的‘小白鼠’,要我作实验绝对不行!“说完我起身就离开了!

我当然不敢暴露,我的变化是由于和我一起住院的“师父大侠”卓亦凡用特异功能传给了我精通所有各科知识!

我离开之后,局长和其他工作人员不断叹息,这可是让他们为难的事情,市里出了一个全省第一,这必然引起社会关注,到时候又该怎么解释!

或许这也可以拖延,可是我在升学的时候居然又是全省第一,教育局长直接开车到了我家——一个贫苦的小家庭,他带来了一些慰问品。

他的大驾光临把区上教委和欧阳校长急坏了,他们一群立刻又赶到了我家!

我母亲着急了,面对这些官员,她不知道如何招呼,四周乡亲都围了过来!

教育局长笑道:“恭喜王宇同学获得了全省第一,锦都市一些重点高中愿意免费让你去他们那里上学——你怎么考虑的?”

“我要上资州高中,那里有我以前的同学在等着我,即便是要争名誉,我当然要把这名誉留在资州噻!”

“你小子还知道自己的家乡——”教育局长当然不想让这全省第一跑到别的地方去了!

欧阳校长说道:“王宇,你可千万不要忘了自己母校,我还想和你下几盘象棋,可是你水平太高深莫测了!哎,今后再也找不到你这样的高手,我真的太遗憾了——”

教育局长立刻就笑了起来!

过了片刻,曾老师和曾小玲也急匆匆地赶到了。

看着小玲的到来,我母亲露出笑容,她说道:“小玲,你来了!来了这么多的领导官员,我一个农村妇人可真不知道怎么招呼——”

小玲说道:“陈阿姨,你不用担心,他们是冲着王宇得了全省第一来的——”

说笑了片刻,欧阳校长招呼局长和教委领导:“各位领导,你们辛苦了,我们回到乡上吃顿便饭吧!”

欧阳校长领着一群人离开了,曾小玲留下来收拾家务。

吃晚饭的时候,我母亲说道:“小玲,王宇生病的时候你把生活费都给他交医药费,这教我们全家怎么感谢你呢?”

“陈阿姨,现在王宇争气了,你看连市教育局长都到这里来了,他可是前途无量——”曾小玲说道。

“王宇,快点给你远在江苏打工的爸爸打电话报喜!”我妈喊道。

我家热闹了,四面八方的人都往这里钻,他们都想看一看全省第一究竟是如何模样,我懒得理他们成天练习书法、吹奏竹笛,家里房间到处都是我的字迹——

我对母亲说道:“今后我这些书法作品,一张没有五百以上绝对不要卖!妈,你们为儿子操心了,我们的好日子就要来了!”

母亲笑得合不拢嘴了!

几个正在读资州高中的以前的同学一起来看我。

徐明笑道:“王宇,我们又是校友了,你是全省第一,为回龙初中争了光,你知不知道现在学校挂上了‘热烈祝贺我校王宇同学以全省第一成绩升入资州市重点高中’的布幅,蒋老师就笑惨了!这是全校几十年最大的荣光啊!”

我们都开心地哈哈大笑!

过了几天,资州中学的王校长在欧阳校长陪同下来到我家,他了解了一下我的情况,伫立在我书法作品前不停点头微笑。

突然欧阳校长说了句:“王宇,你马上要离开母校了,一定要记着母校对你的培养,你是否可以为母校题写一下校名——”

我惊诧地望着欧阳校长,说了句:“这不太好吧,我有何德何能敢如此造次!”连王校长也惊异地望着他。

“当然我会征求其他老师的意见,王宇同学创造了我校几十年的奇迹,今后要找王宇同学就比较难了,我想现在整一个现成的!”说完欧阳校长哈哈大笑。

王校长点了点头,想必他也想看一看我书法水平。我拿出一张白纸,写下了“资州市回龙初级中学”并署下王宇题!

欧阳不停啧啧称赞,他问了句:“王宇这是谁的字体?”

“欧阳校长,这是学生模仿康熙字体写的——”

“模仿康熙皇帝的字迹?”王校长惊诧地望着我,称赞道:“果然不同凡响,王宇同学你到了我们资州中学各种机会就多得很——据说你象棋技艺深不可测,我还真想见识一番!”

在欧阳校长怂恿下,我们摆好棋局切磋技艺,走了十几步,王校长就满头大汗了,他有些慌乱——

我笑了一下说道:“王校长,我还要上山去弄猪草,请恕学生不能相陪了!”

王校长笑道:“王宇,八月三十号我开车来接你,你所有费用市里教育局给你全部减免了,陈局长的指示我们肯定要执行噻!”

我开心地笑了!

八月三十日,王校长开车把我接到资州中学。

学校大门口同样挂着“热烈欢迎全省第一名王宇同学入我校就读”的横幅,我提着包袱下了车!

王校长领着我到高一班报到,班主任笑呵呵地给我填报名表格,过了片刻王校长带着我来到宿舍办理手续——

忙了一阵,王校长说道:“王宇同学,你的手续已经办好了,你在寝室里休息一下,今晚教育局领导会来请你吃饭,想必会给你说明助学金的事情,你把身份证带好——”

“多谢王校长的照料!”

“不必客气,你今后可要好好表现,我先走了,有任何事情可以来找我!”

王校长走了之后,我拿出竹笛开始吹奏《笑傲江湖》音乐插曲!

看着学校校长亲自来为我办理手续,大家知道我可不是一般的人物——这时候有人在楼下喊道:“第一名,第一名——”

我走出寝室,只见徐明在向我招手!

来到楼下,徐明笑道:“你可成了学校的风云人物——你看布幅都给你挂上了!”

我们都笑了,几个以前读回龙初中的校友来了,他们老远就在喊:“第一名,你好——”

结果很快这“第一名”成了我的代号!

资州中学的日子,我学习成绩一直保持高高在上,班主任和王校长给我报名了各种各样的竞赛和表演,我拿回来了无数的奖状和证书,获得了不少奖金——这生活自然不用任何发愁!

获得了无数的荣誉,王校长成天乐合不拢嘴,我利用比赛机会认识了全国各地高材生,自己的名声大振!

周末假期我时常到曾小玲所在的卫校去看望她,她的寝室里挂着那张笑春风的画图——她红着脸带着我在学校里行走着!

三年很快就过去了,不少重点大学主动上门来邀请我直接到他们学校就读——王校长他有次对我笑道:“王宇同学,时间过得真快,这三年我基本都是在为你服务,你看各地学校又开始来邀请你了——我们给你举办的作品展示准备得怎么样了!”

“不好吧,我还是一个学生!”

“说得直接一点,我们学校想留下你的这些作品!”

“为母校做一些事情,这本来就是我这个学生应该做的!”

“说得好——小伙子果然不错!”

毕业的时候,我又以全省文科第一的成绩升入清华,这又在全国引起了一阵轰动!

我笑惨了,彻底笑惨了!

到了清华之后,我身边多了许多眼花缭乱的漂亮妹妹,她们老是在我眼前晃悠,搞得我有些分神,这可如何是好——

我参加了各种各样的竞赛和比赛,获得了无数荣誉,成为了名声远播的人物。

我遇到一个难题,那就是曾小玲的事情。我们幼儿园就是同学,她对我可是情深意重,她在锦都一家医院当了护士,如果和她结婚意味着要放弃许多机会,可是——

那我就是忘恩负义,必将遭受家乡所有人唾弃和咒骂,特别是我父母,他们不打断我的腿才怪!

连曾小玲也开始犹豫退缩了,她在电话里说道:“王宇,我们差距太大了,你是清华高材生,今后要出国深造,我不过是小小护士,我们的确不合适!我认识了我们医院的一个医生,他对我很好——”

我知道她完全可能在撒谎,可是我该说什么!

我全身抖动,激动着眼泪流了出来,可是我身子却不断晃动,我睁眼一看,一个穿着医院病服的病友正在推我。

他大喊了一句:“我是蜀山掌门卓不凡是也,是哪个乌龟王八蛋把我徒儿搞得这样疯疯癫癫的,有种的站出来决斗!”

整个病房就乱了,几个病友不停叽里呱啦叫喊着!

这时候铁门之外有个大嗓门喊道:“哇塞,大白天的又发作了,刘燕快点去通知其他护士!”

我靠,我还是个住院的“疯子”!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