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烤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烤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200多名村民联名欲驱逐8岁小艾滋病患者组图_[寻医问药#]_[寻医问药#]

发布时间:2021-06-03 16:26:47 阅读: 来源:电烤箱厂家

近日,在四川省西充县某村,200余位村民用写“联名信”的方式,欲将村里一位患有艾滋病的8岁男童驱离出村。 坤坤,8岁,一个携带艾滋病病毒的男孩。2011年,坤坤因摔破眼角住院治疗,家人那时才得知坤坤携带艾滋病病毒。对不起坤坤,对不起让你受到这么冷漠的对待,但是希望你不要怪大家,或许在你的小小世界里还不懂什么叫做怪,只希望有什么机构能收留你,给你一个平等的对待,有很多很多的玩伴,有一个能勇敢直视他人的眼神。

·意外检查出艾滋病 受到排挤·

村民的“联名信”。

“通过召开群众会,大家一致要求有关部门对坤坤进行隔离防治,(让他)离开这个村庄,保障全村群众及儿童的健康。”村长何其在村民小组会上说。

近日,在四川省西充县某村,200余位村民用写“联名信”的方式,欲将村里一位患有艾滋病的8岁男童驱离出村。

8岁男童意外得知患“艾”

坤坤,8岁,一个携带艾滋病病毒的男孩。

2011年,坤坤因摔破眼角住院治疗,家人那时才得知坤坤携带艾滋病病毒。

“医生当时化验了3次血,说不正常,最后到防疫站确诊是艾滋病。当时就怄到(难过)了,冷了半条心,我知道艾滋病的厉害,这接下来该怎么办?我从他9个月大就一直照顾到现在,没想到却是这样的情况。”坤坤的爷爷罗生说,“医生当时跟我说坤坤在娘肚里就感染了艾滋病病毒。”

罗生今年69岁,他的大儿子(养子)在广州打工认识了坤坤的母亲,那时,坤坤的母亲已怀有3个月身孕。

“谁是坤坤的亲生父亲,只有他妈妈才晓得。”罗生说,大儿子从广州把坤坤的妈妈带回到这个小村庄,在坤坤满月后便又出去打工了,坤坤的妈妈在2006年10月份也离开家,至今两人连结婚证都还没办理。

罗生告诉记者,在坤坤没有查出艾滋病之前,大儿子每个月还会打点钱回家,用于坤坤生活和上幼儿园的开销。但在查出坤坤得了艾滋病后,他便再也未和家人联系,“三年时间,一个电话都没有,更不用说打钱回家了。”罗生说,他的小儿子(亲生儿子)去年也因坤坤的事不敢回家。

按照年龄,坤坤现在应该上小学二年级,但罗生说:“哪还有学校敢要他?”

谈起生活来源,罗生说:“现在只能靠卖猪卖粮和政府每个月拨给坤坤的600元生活费为生。”

上一页12下一页近日,在四川省西充县某村,200余位村民用写“联名信”的方式,欲将村里一位患有艾滋病的8岁男童驱离出村。 坤坤,8岁,一个携带艾滋病病毒的男孩。2011年,坤坤因摔破眼角住院治疗,家人那时才得知坤坤携带艾滋病病毒。对不起坤坤,对不起让你受到这么冷漠的对待,但是希望你不要怪大家,或许在你的小小世界里还不懂什么叫做怪,只希望有什么机构能收留你,给你一个平等的对待,有很多很多的玩伴,有一个能勇敢直视他人的眼神。

·艾滋病的传染途径·

坤坤:“没人(和我)耍,我自己耍!”

坤坤患有艾滋病的消息不胫而走。此后,村里没有同龄人搭理他,他甚至看不到同龄人的影子。

“不准和他耍……”“哪个喊你跑上来的,回去!”“不准摸,再摸把你撵出去”,坤坤每到一处,村民都会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坤坤至今也不知道自己得了病,没有上学的他整天在山野间游荡,当他渴望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时,就会到公路上逛逛,或想方设法爬上去往镇里和县里的公交车,偶尔,也会去镇上的小学校门口看看。

现在,坤坤仍不知道他与其他孩子有何不同,更没弄明白其他小朋友为什么不和他玩。

“没人(和我)耍,我自己耍!”坤坤说,他经常在田野间奔跑、打滚,爬上树摘橘子,甚至试着在地里支一张破网捉野鸡,而在村民看来“他就是个野孩子”。

“上次家差点烧没了,你看嘛,这些就是他点火烧的。”罗生指着自家被烧得漆黑的柴楼说,幸好当时灭火及时,不然整个家就毁了。

“他在山上到处点火,我们家房子后面的干草堆就被他烧了,这些都算了,有一次他跑到下面高速公路边上的油井去点火,这好吓人哦!”村民王大爷说。

“他会偷钱,偷了我侄女的钱,我的钱,还偷过别人的手机。”罗生掰着手指头数着。

“他就是一颗定时炸弹” 200余村民写“联名信”欲驱离8岁男童

“他就是一颗定时炸弹,我们家的娃娃和他年龄差不多大,现在都只有让娃娃读住校,如果回家来,万一和他耍被接触到或者被他咬一口,你说咋办?这个娃娃太危险了。”村民何嘉陵说。

“坤坤这个病,对我们的家庭,我们的子孙都有一定的害处,万一传染了怎么办?连油井都要去放火,好调皮嘛!他的爷爷奶奶年龄也大了,经济条件也不好,希望政府能够管管这个事情。”村民李大爷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大家都很同情他,他也很无辜,毕竟还是个娃娃。但他得上了艾滋病,这对我们村上来讲太吓人了。现在我们也没了主意,希望有个专门的机构能够收容他,如果在西充没有,那看其他地方有没有。”村支书王一树说。

……

2014年12月7日晚8点左右,数十名村民代表赶到队长家参加一个“特殊的会议”,会议的议题是——“怎样让8岁艾滋病男童坤坤离开村庄”。

而坤坤,为了看热闹,也溜进了会场。

“坤坤,经南充市人民医院和县防疫站化验,因母婴传播患得艾滋病,对当地群众及儿童造成恐惧感,通过召开群众会,大家一致要求有关部门(对坤坤)进行隔离防治,离开这个村庄,保障全村群众及儿童的健康。大家看看有没意见,没意见就开始签字。”村长何其大声说道。

坤坤伫立在人群中,戴着帽子,静静地注视着大人们的举止,火光将他的脸映得通红。当爷爷罗生签字按手印的那一刻,坤坤摘下了帽子,伸了伸脖子,似乎想把纸上的内容看得更清楚。

最终,203位村民在“联名信”上签下了名字,按下了手印……

从会场飞奔到家,坤坤直接爬上了床,合身躺下,一言不发。

乡政府:将对写“联名信”的村民做思想工作

记者采访了坤坤所在的乡政府相关人员。

“我们主要从生活上照顾坤坤,给他解决生活费,包括对他爷爷,也以发放现金的方式进行慰问,保证他基本生活是没问题的。”坤坤所在乡的乡长说。

据乡长介绍,当地政府在2011年了解到坤坤携带艾滋病病毒的情况后,还专门派人到当地医院进行咨询,医生说治不好,最后政府只能给坤坤解决医疗费,按照国家的相关规定,从2012年开始对坤坤所有的治疗费进行全部报销。

对于村民写“联名信”欲驱离坤坤一事,这位乡长表示,目前,乡里还未收到村民的“联名信”。并且,这也不是村民想把他隔离就行的。坤坤所享受的权利是平等的,乡政府将针对此事去给村民做思想工作。同时,乡政府也希望找个机构收容坤坤,毕竟坤坤的爷爷奶奶年龄大了。

“坤坤其实想上学,学校不敢收他,如果坤坤去上学,其他孩子都不愿上学了。家长和学生都要闹,大家都感觉很为难。”乡长介绍称,“所以一时还解决不了坤坤上学的问题。”

乡长最后还重申,希望能找到一家机构收容坤坤,然后给他提供治疗和教育。(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记者手记:坤坤的眼神我不敢直视

采访坤坤仅有两天时间,在两天时间里,我跟着他一起几乎走遍他玩耍的每个地方,每一处每一地,他没有玩伴,更没有同龄的孩子敢靠近。每当跟他对视时,他的眼神总是让我不敢直视。

采访结束后,不管是坤坤的眼神,还是村民言行中透露出来对艾滋病毒的恐惧感,一直印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

政府尽力了,家庭尽力了,村民们为难了。找一个机构收容坤坤真的是最好之选?对于政府和村民而言,或许真的如此。但对坤坤本人呢?就如文章中乡长所说,坤坤作为西充县某村的一员,本就有着同普通村民一样平等的权利,不管是受教育的权利还是其他权利。

对全球患“艾”儿童的群体而言,坤坤只是一个个案,但从中不难发现,社会面对这样的群体,大多的反应都是“躲”和“恐惧”,究其原因,还是因为普通社会大众缺乏对艾滋病病毒的正确认知,也缺少对艾滋病人群的理解与宽容。

由衷地希望更多人去理解和关爱艾滋病儿童,让“艾”变成爱!

小知识:艾滋病的传播途径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虽然外表和正常人一样,但他们的血液、精液、阴道分泌物、皮肤粘膜破损或炎症溃疡的渗出液里都含有大量艾滋病病毒,具有很强的传染性;乳汁也含病毒,有传染性。唾液、泪水、汗液和尿液中也能发现病毒,但含病毒很少,传染性不大。

已经证实的艾滋病传染途径主要有三条,其核心是通过性传播和血传播,一般的接触并不能传染艾滋病,所以艾滋病患者在生活当中不应受到歧视,如共同进餐、握手等都不会传染艾滋病。

艾滋病传染途径如下:

(1)性接触传播:包括同性及异性之间的性接触。

(2)血液传播:包括:①输入污染了HIV的血液或血液制品;②静脉药瘾者共用受HIV污染的、未消毒的针头及注射器;③共用其他医疗器械或生活用具(如与感染者共用牙刷、剃刀)也可能经破损处传染,但罕见。

(3)母婴传播:也称围产期传播,即感染了HIV的母亲在产前、分娩过程中及产后不久将HIV传染给了胎儿或婴儿。可通过胎盘,或分娩时通过产道,也可通过哺乳传染。

上一页12下一页

要怎么做才能防止牛皮癣扩散

上海哪个医院做人流比较安全

上海哪家医院做输卵管介入复通好

相关阅读